其他博客地址

主力博客:https://tonghuix.io

2016年6月3日星期五

自由开源社群治理之道——《庄子》寓言的启示与思考

这是去年我在 COSCUP2015 的演讲,原题《庄子哲学与开源社群治理》,后来在清华大学举行的 SFD(软件自由日)活动中又讲了一遍。中间一直有朋友想让我把此演讲整理出来,或者想找演讲视频(貌似 COSCUP 那场并没有录下视频,也没有录音)。后来本想自己花时间整理,因为各种私人事情一直拖延,结果竟然拖延了近一年之久……
其实社群治理,无论是开源社群还是其他社群,治理的方式方法,注意事项和成功案例,早就有各种著作介绍。即便是开源社群治理,也有很多经典书籍,两年前我曾整理过《理解开源,必读的“四书五经”》,都是前人写过的经典。不过我写此文并非简单提炼,或推翻前人经典,而是希望借由《庄子》的哲学阐述我本人理解的自由开源社群治理之。 《庄子》的一些哲学理念比较“玄”,此文力图不引入“玄”的部分,更多关注对实际开源社群治理的作用。希望此文可以给在开源社群迷茫,找不到定位,不知如何贡献不知如何治理的朋友,指明一点点方向吧。 注:此文在演讲的基础上,有所增改。

缘起

高中时作为语文课本的必读篇目,曾学习过《庄子·逍遥游》的节选,当时就很喜欢《庄子》的思考方式和那种大器的文辞风格,后来曾翻看一些面向中学生的庄子浅解和寓言故事等等书籍。慢慢了解到平时我们生活中常出现的成语、典故很多都出自《庄子》,比如“螳螂捕蝉”、“游刃有余”、“井底之蛙”、“螳臂当车”……等等。其行文风格,以及辨证的思考方式也对我有一些影响。不过后来就没再深入学习,毕竟三分钟热情嘛。 后来,近年看过一些文章引用了庄子的寓言故事,讲述庄子对自由主义(我信奉的哲学思想)的阐释。无意中想到,是否可以将庄子哲学和他对人世间的理念用在开源社群治理呢?《庄子》作为一本哲学和文学著作,对人生无疑是一种巨大的财富。将庄子哲学用于开源社群治理,显然并无不妥,更重要的其实是用庄子的一些寓言故事,融会我本人对开源社群治理的理解和感悟,阐释开源社群治理之

运营开源社群的“道”

先说我们熟悉的运营方式,很多人认为要想让开源社群发展壮大,需要号召更多人贡献参与其中,更多有识之士一齐共治,最终达成共荣的开源盛世,简单说就是三个词“贡献·共治·共荣”。看上去好像前景很美好,一切都是那么的必然而通达,说实话几年以前我也一直都是秉持同样的理念,不论是参与还是治理开源社群。可是,随着观察到的矛盾情况越来越多,社群里的问题暴露越来越多,难免会对这套理念产生质疑。这样的理念究竟错在哪里?欠缺了什么呢? 很显然这是只关注宏观构想,而忽略实际困难,忽略每一个开源参与者的个体诉求,凭空画了一张大饼而已。很多时候为了让“共荣”实现,不得不祭出一些手法,导致很多参与者的热情锐减,项目或社群很快失去活力而死掉。实践中遇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靠“贡献·共治”都不能完成,于是最终的“共荣”就只能是一句空话。 所以最后我提出三个词“自私·自治·自由”,并不是说前面的提法是错的,而这三个词恰恰是前面三个词的先决条件:只有“自私”(这里不取贬义,保留中性词),即满足自己需要为前提,才能贡献更多。正如 Eric Raymand 在《大教堂与市集》一文中说,像 Linus Torvalds 开发 Linux 内核这种行为是“挠到了自己的痒处”(scratching personal itch),满足了自己需求的同时,也恰恰满足了更多人,很多开源贡献者的行为都符合这个规律;另一方面,共治的前提是自治,只有每个社群每个人,都治理好自己社群,不倚赖不做伸手党,这样才能空出余力协手共治,否则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好,怎么可能参与协作?而过度依赖别人除了增加其他人的工作量,更增大人际矛盾和冲突的可能性;同样的,只有自由才能最终共荣,每个人在社群中都能享有自由的权利,不受压制不受封闭,也尊重每一个人自由表达,自由参与的权利,只有这样社群才能更多人愿意贡献其中,更多人愿意协手共治,共荣的局面才会最终到来。 这就是开源社群之“道”,我是如何想到上面这一段的呢?就是这两年重读《庄子》时品味出来的。下面容我慢慢解析。

道的理念

没有得道的时候,我会很赞同“贡献·共治·共荣”,甚至为其摇旗呐喊,而当我参与更多开源社群,特别是在社群中做过组织者以后,发现以前的想法是多么局限,正所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道”的理念是很重要的,无论对组织者还是参与者,一旦遵循“道”都会很轻松。 那么,“道”是什么呢?先不妨来看一个大家都熟悉的例子——庖丁解牛。这个故事人尽皆知,不再罗嗦,里面有一句话:
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庄子·养生主
其实这句话就已经将开源社群里的道说明白了,就是围绕开源技术(或许是某个具体的项目)的一种规律。庄子在解释道的时候还说“无问其名,无窥其情,物故自生”,也就是说,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是很难改变固有的规律,只能顺应。演讲的时候我讲了庄子的两个寓言故事:鲁侯养鸟和拊马不时。 《鲁侯养鸟》的故事很简单,大意是鲁侯偶得了一只名贵的鸟,他给鸟奏乐,给鸟吃人间美食“太牢”,结果让鸟每天都头晕不安,不吃不喝很快就死了。庄子则感慨:
此以己养养鸟也,非以鸟养养鸟也。——庄子·至乐
《拊马不时》也很简单,说的是一个人很喜欢马,用上好的竹筐装马粪,用各种漂亮贝壳装饰的容器装马尿,突然一只苍蝇骚扰,把马惊了,不仅踹伤了主人,还挣脱韁绳跑了。庄子又说:
意有所至而爱有所亡,可不慎邪! ——庄子·人间世
上面这两个故事都说明了,运营开源社群不能像鲁侯养鸟那样,用自己的意志强加在上面,而要尊重社群自身特点;同时还不能像拊马不时里的马主人那样,对社群过度管理,因此这样就引出下面的两个话题。/

自由开源社群的特点

首先来看看,自由开源社群都有什么特点。
  •  道和技的完美结合
从庖丁解牛的故事里,其实就可以很容易发现。其实庖丁很符合现代对 Hacker 的定义和理解,只不过我们现在的 Hacker 是对计算机结构、处理器架构等等成竹在胸,对编写代码游刃有余。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庖丁可以算是最早的 Hacker 了吧。 而由 Hacker 们组成的自由开源社群,同样如此,结合了很多个人诉求和内部运营规律的。特别是维护特定开源项目或推广特定开源技术的社群,更是道和技术结合,这在运营时更要求对技术的悉知,对相应技术点潜在发展的预判,以及对市场对相应技术的反馈有足够了解。
  •  开源社群具有草根性
很多给开源项目贡献很多的大牛,或者开发了著名软件的名人,往往并不是名企要员,或者社会地位很高。很多开源开发者都很困难的,比如 GnuPG(一款著名的非对称加密 PGP 协议的自由实现)的作者 Werner Koch 就很贫穷;又比如第一次提出“开源”理念,写了著名的《大教堂与市集》一文的 Eric Raymond 去年曾经发起众筹为自己募捐生活费。这样的例子很多,还有像自由软件运动和 GNU 的发起人 Richard Stallman 也都如此。类似的例子在国内也是很多很多,俯拾皆是,难道他们不想提高一些个人社会地位吗?也许《庄子钓于濮水》可以给一些参考。 庄子自比是一只在泥塘里拖着尾巴的龟,在他眼里与其做一只死后被供奉在佛龛里的神龟,还不如活着的时候在泥塘里拖着尾巴好好玩耍。
吾将曳尾于涂中。——庄子·秋水
好吧,让我们向那些“曳尾于涂”的开源大牛致敬!
  • 开源社群是自组织的
这一点是在参加了北京 GNU/Linux 用户组的活动组织工作以后发现的。一个成熟的,拥有自身文化和能力的社群,在没有强力组织者的情况下,依旧可以很好的运转。后来闲暇时和国内其他自由开源社群的交流也发现了很多类似的情况。比如现在上海 Linux 用户组的维护者也认同,开源社群在没有强力领导的情况下,依旧可以很好的运行。也许这正解释了庄子说的“物故自生”吧。 因此在运营时如何更好的激发社群内部的自治力,迎合并顺应社群自身方向,为提高社群成员自治能力,做好准备。而参与开源社群也可以用是否有很好的自组织能力,来考察开源社群的成熟度。关于这一点下面会详细讲到。 综上,开源社群的特点就是:
  1. 自我完善的道技结合
  2. 自恋的草根心理
  3. 自组织的社区形态
所以紧紧抓住开源社群的特点——“自我完善·自恋·自组织”,这样可以让我们在运营和参与开源社群时更懂如何加入,更容易把握开源社群的道。

如何运营和参与?

已经熟悉了开源社群的特点,那么就可以来探讨如何运营开源社群了。
  • 社群规模不要贪大
《红楼梦》第六回里,王熙凤说贾府人很多,事情也很多,人吃马喂的各种消耗也很多。于是她有感而发了一句“大有大的难处啊”。庄子在开篇《逍遥游》里也讲到
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   ——庄子·逍遙遊
道理其实很简单,规模变大以后,需要的资源和能力就大幅增加,在这方面必须量力而行。也许运营一个100人以内的社群,仅需管理大学社团的能力和三两人的小团队协作就行了;可是一旦社群规模上千,也许就需要建立基金会,需要更多赞助商,需要层级化的管理或更深入的思想。另一方面,不同规模的社群,也要根据自身规模选择恰当的管理方式。一个只有几十人的小社群,没必要特意搞基金会(除非在资金上确有必要),或使用复杂的层级管理方式,显然平面化的管理更有利。 可是很多小社群,总是梦想着要做大,或者有些已经很大的社群在一些名利的诱惑之下,希望可以变得更大。贪图过大的社群规模会让管理变得苦不堪言,超过运营能力的规模,势必会成为一种拖累,让运营者的精力消耗在无畏的人际处理,而不是处理项目相关的问题上。 与此同时,也要着力在社群成员的“转化”上下功夫,也就是比如也许一次活动来了很多新手,而这些新手能否转化成为社群的贡献者,有多少可以转化,也就是“转化率”的问题。“转化”是从商业技术社群的运营上借来的概念,这里不赘述了,若有可能我会再撰文详述。
  • 自治无为,自我负责,激发社群自组织活力
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庄子·逍遙遊
刚才已经说过了,成熟的开源社群有很强的自组织能力,激发社群的自组织能力是关键的。而一个不成熟的社群,还能运行下去,往往因为有一个强力的领导者,也许其技术很强,也许其能力很强,而同时社群成员则往往很弱,什么事情都要靠该领导者的发号施令。这个强力的领导者,在集权的同时,也剥夺了社群成员自治的能力和自我发展的自由。这样越俎代庖的治理方式,会直接导致社群容易“集中力量办大事”,比如办一场大型研讨会、分享会等等,但却无法办好常规化的社群运营,无法真正推动社群价值的释放。这样的社群长久下去一定是很快失去活力,慢慢在整个开源生态中边缘化。 那么要怎么激发社群的自组织活力呢?这就首先从培养每个成员的自治能力开始,只有人人自治,每个人履行开源社群成员的职责,才能更好的推行社群整体自组织能力。也就是为什么先有自治才有共治。我们做好了自己的事情,就无瑕管别人了。
古之至人,先存诸己,而后存诸人。所存于己者未定,何暇至于暴人之所行! ——庄子·人间世
同时,社群运营和发展规划的时候,也要考虑到满足成员的个人的需求,社群的未来规划规划能否挠到社群成员的痒处,社群成员能否与社群产生强联结(bond)。所谓“粘性”就是如此,“粘性”也是社群经济时代,常常听到的一个词,也是借用过来的概念。成熟社群的管理者,常常有一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常常会被社群既有规律推着走的错觉。所以说“无为”,并不是什么都不做,那是“不作为”,而是不刻意为之,放手让社群自组织的活力推动社群的自然发展吧。
  • 见利不忘初心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已经家喻户晓,庄子在结尾说了这么一句话:
(螳螂)见得而忘其形,(黄雀)见利而忘其真  ——庄子·山木
在利益面前,谁能不动心,但若是一直追求利益,被利益捆绑住了手脚,在开源社群中的动作就一定会走形,一定会偏离之前的方向,偏离创立社群的初衷。也会因为被名利所累,而犯下错误,会被利益引导,甚至成为商战上的炮灰。相关内容,可见2014年年底时的采访稿整理《对开源社区中商业参与的思考——答中央民族大学范小青教授的采访》。 其实如果是大企业的利益,也就罢了,对社群诱惑的能力比较小,而作用比较大而且诱惑巨大的则是政府的政策。特别是最近几年方兴未艾的民族主义国产大潮,“自主知识产权”等等。在这方面我不能说那些追求民族软件的人不好,而是在追求的过程中,不要忘初心,如果你的初心就是要做一个中国人自己的某某软件,比如中国人的操作系统,中国人自己的芯片云云,这都没什么问题。可初心如果只是团结一众热心人,开发一个自由的操作系统,那么在受到民族主义蛊惑的时候,一定会丢弃原有社群基础。而失去社群的支持,也就失去了前进的力量,这样的项目最终只会慢慢死掉。
  • 增进人与人之间的自由联结
很多人说开源社群里的人际关系比较亲密,其实然也不然,更多的是基于共同价值观的自由联结,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平面去中心化的网状联结,而不是围绕领导者的中心化联结。平面联结更容易激发社群成员之间的活力,更容易创造互联互通互相合作的机遇。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庄子·大宗师
同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又不能是相濡以沫的。一个自由的人,也就是有能力选择,又有能力负责的人,是不会依赖和捆绑住别人,也不会满足于“相濡以沫”这种最低生存需求的,一定会有更高的需求,更大的发展诉求。这是社群能够满足他的,否则他就会离开和抛弃现有的社群。 因此对于社群运营来说,要构建尽可能平面化的自由联结,同时挖掘和培养社群成员的自由精神,自治能力和自主性,增加自由人之间联结的机会,比如举办常规活动,在增进社群成员之间粘性的同时还可以吸引更多新人加入。
  • 放大格局,不做井底蛙
井底之蛙的故事,也是《庄子》里有名的寓言,我上小学的时候还学过据此改编的故事(改成了井底蛙与小鸟的对话)。 对开源社群来说,未来的发展完全取决于其所在的格局,如果开源社群的运营和管理者有足够长远的眼光,和广阔的大视野,对开源社群的未来发展是有很大帮助的。某种意义上说,一个社群处在什么格局下,就有什么样的未来。 那么如何放大社群的格局呢?有三个方法。首先是社群创立时的定位就要高一些,比如定位是一个国际化社群,或者是一个有商业化转化的开源项目。如果后期要修改的话,要征得更多成员的同意,与他们的“痒处”相一致。一个定位为自HIGH的社群,较难改成更大格局的社群,这也正是长期内部自组织的结果;第二是参与或邀请其他社群,通过社群交流和合作,可以吸收其他社群的优势,学习到其他社群的经验;第三则是参与较大格局的社群活动。比如参加国际的开源会议,参加 Google Summer of Code 这样的全球活动。或者并入更大格局的社群,或者联合更多类似的社群成立社群联盟。但也可以只是以个人身份参与进去,进而慢慢改变自身所在的社群。不过这样很可能管理者会抛弃其现有所在的社群了。

大道至简

好了,洋洋洒洒说了这么多,不妨用一句话来总结,运营和治理自由开源社群的究竟是什么: 自由人在自由联结中的无为之治 自由人,表示的是社群里的成员都是能够自主自治的人;自由联结上面也已说过,就是平面化不依赖他人的绑定(bond);无为之治,就是发挥社群的自组织活力,顺应和迎合这种活力不刻意为之。 因此只要遵循这个道,运营和治理自由开源社群就不是一件难事,而是在平时的一种惯常所为。希望这篇文章可以为迷茫中的人,提供一些小小参考,也希望可以和各位在开源大潮汹涌的江湖中,一起守望相助。

via WordPress http://ift.tt/1P8AmR7

2016年1月22日星期五

FlightGear 官方手册中文翻译全部完成

最近花了一些时间,重新翻译了官方手册 Getstart。利用官方发布 3.4 之后一直到下一个版本 2016.1.0 之前的空隙时间,抓紧将所有都翻译好了。 下载 PDF 文件:http://ift.tt/1NpdYAu 翻译项目地址:http://ift.tt/1PmV7gR 项目使用了 CI 系统帮助构建,可以大幅减少本地构建的开销。不过我依旧使用本地了本地构建,为了使最终效果达到最好。README 文件详细讲解了如何在 Debian/Ubuntu 下从源码构建手册的过程。 为了与英文手册兼容,也为了更方便的跟上官方发布的脚步。依旧使用 Latex 语言编写,为了兼容中文我增加了 xeCJK 包,对手册代码做了大量的hack,编译命令也从pdflatex改成了 xelatex,虽然与原文保持了兼容,但缺点是目前看来只能编译 PDF,而不能编译 HTML。而且这个改动只对中文有效,若编译其他语言可能会出现问题,所以这个翻译基本就算是 Chinese Only 了。毕竟我对 Latex 不是很熟悉,很多地方都是现学现卖,大量 Dirty hack 也可以在代码里发现,若出现问题也非我本人力所能及。 这次把所有内容都翻译了,从 FlightGear 的安装到配置,飞行教程,还有最后的附录,包括一大堆贡献者的名字和他们的贡献介绍。翻译快完成时才注意到此网站竟然也有中文翻译的教程,但并不全,缺失了很多内容。我的翻译可以算是补充和提高了既有翻译。 有关民航相关专业名词和飞行相关技能的中文翻译,参考了《私用飞行员教程》和《商用飞行员教程》(2003,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张泽龙主编),以及中国民航网站的公开可访问的内容,另外还有台湾飞友翻译的 FAA 《飞行员航空知识手册》(2003版)。在翻译过程中我尽力保证航空专业性。但也注重新人易读性,对里面出现的很多专业内容我增加了页脚的“译者注”,这在第八、第九、第十和第十一章的飞行教程里更常出现,以方便新手入门。翻译过程中也参考过一些非授权内容,比如真实塞斯纳172P的飞行手册(网上搜出来的)等。 手册里所有出现的教程,我都亲自在 FlightGear 里试飞过,可保证教程的真实有效可操作性。 话说,我是2003年开始入坑飞行模拟的,早年从微软 FS2002 开始一直飞到 FSX。后来加入了中国模拟飞行组织(CFSO),也许有人听说过这个组织,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我的 CFSO 编号是 3192。后来还在 IVAO 和 VATSIM 里都有飞过,也做过虚拟空中交通管制。我从 2008 年开始关注 FlightGear,2012 年加入到 FlightGear 官方社区里,很希望可以为这款自由软件的本地化做自己的贡献。 任何人对此翻译项目有任何想法都可以提出,可以在 Github 项目页面直接提交 issuse。若懂 Latex 那就太好了,欢迎直接提交 Pull Request!也欢迎有经验的朋友不吝赐教,大家一起完善 FlightGear 的中文本地化。 后面,我可能会开始翻译 FlightGear 的界面,目前还不是中文的,争取能在最新的 2016.1.0 版本中加入中文界面。



via WordPress http://ift.tt/1Npe1vY

2016年1月7日星期四

XMPP(Jabber)聊天快速指南

花了一点时间,写了一个XMPP+OTR的快速上手指南。之前曾写过一篇文章,已经安利过XMPP的种种好处了。 这次使用Libreoffice,做了一个两页纸的教程,以方便自由开源社群活动时使用。 下载 PDF版。目前只有简体中文版,若有人想帮忙,可以翻译为其他语言。ODT源文件在此

via WordPress http://ift.tt/1MTo9Nt

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两岸开源社群面面观

声明:此文只代表我个人浅浅的认知观点,有任何不妥之处欢迎指正! 本文比较了两岸草根开源社群之间的异同,提出了草根社群共同面对的挑战和压力。也许两岸开源社群深度合作,才能解决这些问题吧。本来计划在9月份完成本文,却先后因为个人的感情变故、工作转变和亲人生病亡故一直拖到年底。
2014 年参加完台湾 COSCUP 以后我写了《两岸开源文化面面观》一文,在两岸开源社群中引起广泛关注。甚至也引发台湾出版业巨擘郝明义先生的关注,并在他今年9月出版的新书《如果台湾四周是海洋》中提到并引用,同时郝先生也亲自参加了今年的台湾 COSCUP 2015。一年后,当我再回头看这篇文章时,难免觉得仍然有些片面,缺少实践考察和足够广泛的了解,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再来补足。 从 2014 到 2015 这一年,通过各种平台,我不断与对岸的草根开源社群保持联系,持续考察和比较两岸开源社群的差异。今年参加 COSCUP 2015 期间,更是想办法补足之前缺失的地方,特别是与去年没能深入交流的朋友,加深了联系和交流,又与某些“COSCUP-hater”聊,听听他们的看法。今年不仅与年轻人聊,更与年纪大的人交流,与传统大公司的人员交流,以获取更多"世代"之间的看法。与去年参加 COSCUP 之后对台湾开源社群的盛赞不同,今年我更多了几分理性和开明。也许也与这一年多来我本人心智看法的变动有关系。 近几年,我更偏重去中心化、草根化的社群治理,所以这次去台湾完全只关注草根社群,已经不再丝毫考虑其他组织形式。决定在去年《两岸开源文化面面观》一文的基础上,再写一篇《两岸开源社群面面观》。

散兵游勇 VS 自治共荣

大陆的草根开源社群,很难有形成规模,形成社群优势的。即便是我参与的北京Linux用户组(BLUG)也无法很好的发挥社群优势,这与社群成员闲散,社群整体偏向自由的风格是密不可分的。然而更多的草根社群,则是因为太过闲散,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开发,或组织新的活动,也就无法产生什么新的价值,大量曾经活跃的社群名存实亡。产生这个问题的原因是,社群成员个人自治能力欠缺,总希望让别人来帮忙,没有意识到自己动手治理自己的社群。 相对来说,台湾开源社群的自治能力很强,成员的自治能力,自我负责的意识也比大陆强一些。这次在台湾恰逢 Hacking ThursdayWoFOSS 两个社群一起联合举办活动,在参加活动的过程中,我与很多新朋友交流,发现台湾开源社群成员的自主意识比较强,社群自我治理的能力比较强。也就是相对大陆开源社群而言,台湾的开源社群更加成熟,有更多自身的价值,这样就能有稳定的社群文化输出,有更稳定的社群影响力。关于这一点,本文下面会多次提到。

商业导向 VS 社群主导

从成果的角度来比较,这么多年大陆几乎没有在国际上很响当当的,或具有开创性的开源项目,也许可以想起来的是阿里巴巴的 Tengine 比较国际知名,然而却不是一个由草根社群发起或维护的开源项目。OSChina网站收录了 5800 多个国产开源软件,看看有哪些是国际知名或有国际开创性的,有哪些是真正由草根社群维护或主导的。我的意思不是大陆没有国际知名的,像 fcitx 输入法框架、文泉驿字体等等也有一些,真正具有开创性和全球普遍应用的少很多。即便有,往往也不是由草根社群来维护和传承的。 既然没有自己的国际开源项目,那么我们就在现有的国际项目里挤进自己的位置吧。借着民族主义和政府”自主可控“的想法,比如国内某超级大公司(不能说其名字),鼓励公司员工贡献到国际主流开源项目里,或者从开源基金会的成员里挖人,比如 Linux 基金会、Docker 基金会、OpenStack 基金会、Linaro 基金会等等。这家大公司贡献的同时,更利用强大的财力和人员优势,可以从这些基金会中争取到足够的话语权,甚至影响这些基金会最终为己所用,最终可以服务其商业目的,甚至为民族主义和政府的“自主可控”背书! 这次在台湾的一个收获是,听了 LXDE 桌面环境的作者,同时也是 Android 项目的主要贡献者 Jim Huang (黄敬群,Jserv) 的封麦演讲。在演讲中,他回顾了台湾这十几年来开源历程,其中一个个响当当的开源项目,让我知道除了 LXDE 和 PCManX 以外,还有那么多国际知名的开源项目,比如 CLE(中文化的Linux桌面)、Open Webmail,Firefox OS(台湾主导),MCLinker(LLVM 链接器),uming/ukai 自由字体……而这些几乎没有大公司的主导或者影响。 草根社群基于兴趣开发的开源项目,在大陆并不是没有,最终往往还没成气候就死掉,或者被大公司收入囊中,亦或者封闭起来自己创业,沦为商战炮灰。在商业大潮中,我们需要涌现更多由草根底层社群维护的开源项目,这需要从社群治理到项目管理等多方面共同入手和改变。

学校领导 VS 学生自治

草根社群的一个重要组成和人才来源就是学生社团。自从去年在 COSCUP 上知道了台湾的 SITCON(学生计算机年会) 之后就一直很关注此组织的发展和其活动方式,我还曾观看 SITCON 2015 的在线直播。 除了办会,还在这两年推出了夏令营,社群讨论会等等多种活动形式。在我看来,像 SITCON 这种跨学校间的大范围社团联盟组织,具有非常强的生命力和社群影响力。今年 COSCUP 2015 上,无论是学生志愿者还是演讲者,很多都是 SITCON 的成员。他们在传播开源理念,传递贡献精神和参与意识上,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中国大陆没有一个跨学校间的社团联盟组织,即便有也会被取缔或者被党团收编,强力管控起来。很多高校都有自己的开源社团、Linux 协会等组织,绝大多数都在学校党委、团委等领导的强力管控之下,活动自由受到极大影响,更不可能有丝毫的社团影响力,难以在学校中吸引到学生群体的注意。更有些社团组织在学校的影响之下,变成了创业推进社团,完全走向了逐利。不过也有一些夹缝生存的社团组织,他们尽其所能创新活动形式,引入适宜学生的开源项目,引导学生进入开源贡献的队伍。这其中的佼佼者如中科大的 USTC LUG和清华大学的 TUNA 协会。 根据几年前我的观察,发现社团里的学生群体普遍缺少自治能力、自我约束和自负其则,这一点在二类本科和三类本科学校尤为明显。去年我工作过的公司就是利用了学生的这个特点,瞄准差一些的学校学生,急于追赶且忧虑就业的心情,向学生群体灌输“开源即免费分享”、“开源贡献=大公司敲门砖”的思想。这种做法虽不能算错,但让学生群体如此“利欲熏心”,是非常不利于学生自治能力提高的,更不利于草根开源社群的构建和发展壮大。

草根开源社群的挑战

无论大陆还是台湾,草根开源社群面临的挑战都有出现,且日益严峻,这些挑战每一个都影响到社群的生存和发展。下面仅就我观察到的社群挑战,说说看法。
  • 青黄不接的代际传承
很多开源社群都面临这样一个问题,都在担心“继承人”的问题,很多社群就是因为没有人继承而慢慢死掉了。现在面临的情况是新的社群成员还没成气候,老的社群成员就离开了(事业变动,个人原因等等)。即便是北京有像 BLUG 这样从很早就定下代际传承的,也依旧面临青黄不接的问题,深深的担忧。这次参加台湾TOSSUG(台北开源软件用户组)的活动时,发现他们也同样发愁这个问题,很多时候发现开源贡献者或者参加线下活动的就是那些人,很少见到新面孔。 如何解决呢?11月来黄敬群北京,参加活动并和 BLUG 一起聚会聊天。他一针见血的说到“开源社群需要更‘开源’”(广开源路),需要社群更多包容能力,需要拓展更多的渠道,也需要积极培养新手的成长(这正是黄敬群现在台湾做的事情)。在大陆草根开源社群的生存空间和渠道很窄,这就限制了发展的能力,加之社群能力有限,发展困局非常严重。我依旧会在 BLUG 多作尝试,探索社群治理的新模式,努力开拓更多渠道和生存空间。
  • 中心化的压力和诱惑
另一项挑战是大公司看到开源社群的价值以后,希望“招安”。有人会说,这样不会很好吗?但这样会牺牲掉社群的独立性和轻利性,会进一步削弱自治能力。对缺少自主能力的人,大公司的诱惑力很强的。黄敬群在今年 COSCUP 的封麦演讲上直言:“本来你就可以自己改,不要沦落为某些商业公司的‘抬轿者’”。比如国内某 Linux 发行版,最后就是创业并走入政府热门行业“国产操作系统”,甚至为“自主可控”的民族主义背书,实在让人唏嘘不已。 我本人是非常看重社群自治和自主能力的,可以参考今年5月写的文章《开源社区最需要什么?》
  • 经济价值的转化
面临挑战,同时也蕴藏机遇。草根开源社群虽然轻视经济利益,但如果能有很好的产品,显然对其自身发展有极大的帮助。今年在台湾 Ezgo 团队带我一起拜访了 Banana Pi的设计者洪宗胜老师,顺便参观了他的工作室。Banana Pi 是洪宗胜老师和深圳的开源硬件社群一起完成的产品,非常成功也有极大的影响力。目前还有很多芯片厂商希望与其合作。 同样,还有脱胎自 COSCUP 的 “CPR 线路组”,成功创业承接会务专业布线和网络架设的业务。 “线路组”和 Bnanana Pi 的成功并不是孤立的现象,这背后既有社群治理的成功,同时也有敏锐捕捉市场需求的能力,最重要的依旧是踏实奋进,自主创新的实干精神。我们不需要天天混吃混喝,聚会打嘴炮吹牛逼的社群,我们需要能够创造交流合作机会(如 SITCON 和 Hacking Thrusday),或有能够产出具体成果(如“线路组”和 Banana Pi),或者可以主导和维护有国际影响力开源项目(如 LXDE)的草根社群组织。

跨越海峡的开源社群合作

我在《两岸开源文化面面观》一文的结尾发问“一弯浅浅海峡隔开的是什么?”,呼吁大陆可以通过开源社群的发展,进而推动公民自治。一年过去了,草根开源社群的非但没有发展,反而大跨步退化。自治能力丝毫没有提高,开源社群一个个倒掉,或投入大公司和政府的怀抱,就更别提什么公民自治了! 大陆和台湾的草根开源社群,面对的挑战是相似相同的。台湾因为成员有相对较高的自治能力,社会环境比较自由(主要是互联网),解决问题也许会容易一些,社群治理会简单一些;而大陆的优势则是机会比较多,资本相对集中,适宜创业开发。既然如此,大陆和台湾的草根开源社群完全可以合作,共同建立跨越海峡的开源社群,推进开源在两岸间的双向落地。我相信草根开源社群,也就是去中心化的社群合作,要比其他方面的合作更容易,因为年轻人之间有相似或相同的文化,对去中心化的社群治理有广泛的认同,大家对真正的开源精神(黑客伦理)也有更多的共识——这是真实存在的共识,不是“没有共识,强说共识”。 我希望两岸间的开源社群合作,可以遵循“自由自治,相互尊重,草根融合,联结共荣”的原则。每个社群应懂得“自己的社群自己治理”;社群里的每个成员也应自负其则,切实负起发展自身社群的责任。同时社群和社群、人与人之间也应该尊重彼此社群的特性,尊重对方选择的社群发展路线(比如创业或停掉)。同时我希望的是底层草根之间的融合与合作,而不涉及企业商业公司社群,甚至政府部门;只有草根社群之间才有可能对真正的开源精神(也就是黑客伦理)有较多的共识,才有可能深度融合与联结。最终达到两岸开源社群的共同繁荣。为何我要提出这十六字原则,也与这一年来我对开源社群治理的看法有关,我认为只有自治才能共治,只有自私才能无私,只有自由才能共荣。郝明义先生在《如果台湾的四周是海洋》一书中说“要敢于和对岸合作”,这句话不仅说给台湾人,也说给大陆人。合作才能创造价值,闭门造车最终只会毁了自己。更何况,开源精神的本质,就是通过促进人与人之间的联结,创造更大的价值。 2015 年是 COSCUP 的第十年,十年来 COSCUP 为台湾本地的开源推广和开源发展,推进人与人之间的联结,社群之间的合作,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展望 COSCUP 2016,即将到来的 2016 年将会开启 COSCUP 的“后十年时代”,这里我斗胆提个不成熟的建议:不妨将 2016 年 COSCUP 的主题定为“两岸开源社群合作”吧。我衷心希望两岸开源社群可以加深合作,互通有无,互相融合,让 2016 年成为两岸开源社群合作的元年。

via WordPress http://ift.tt/1OvTKfB

2015年5月20日星期三

[转]小心!八个小细节可辨出身边的小人!

每个地方都有小人,通常,小人做人处事不太厚道,常以不良手段达成目的。 与小人相处,稍不谨慎,会吃大亏;学会分辨小人,非常重要。他们言行有以下特色:

喜欢造谣生事:

通常是另有阴谋目的,并不单纯以此为乐; 有时为了升迁,衬托自己优秀,也不惜丑化对手。 他们唯恐天下不乱,惯用「听说」造句,歪曲事实,无中生有。

喜欢挑拨离间

分化同事感情,制造纷争和事端,鹬蚌相争,结果渔翁得利。 他们口才好,善于撇清责任; 事后扮演和事佬,双面间谍,闽语所谓「双面刀鬼」。

喜欢奉承

「赞美鼓励」和「奉承拍马」不同,后者舌灿莲花有心机,热情又嘴巴甜,让人晕陶陶而迷失方向。 他们更刻意亲近上司,常伺机打小报告,备受宠爱。

喜欢阳奉阴违